今天是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欢迎光临本站 上海祁正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网址: cableslife.com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电气圈惊人大案!国家电网2700余万行贿案件曝光!受贿人获刑15年

文字:[大][中][小] 2019-6-19    浏览次数:579    

【摘要】利用招标采购管理的职务便利,多次收受投标企业给予的巨额现金。原国家电网物资有限公司招标工作部招标采购管理员任悟成涉嫌受贿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宝鸡市渭滨区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提起公诉,被告人任悟成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


招投标作为一种国际惯例,其实质是以较低的价格获得最优的货物、工程和服务,遵循的是公开、公平、公正和诚实信用原则。这本是一剂防止暗箱操作的良药,在一些地方却因缺乏有效的规范和监管,产生了权钱交易的副作用


“电老虎”三年受贿20余次


国家电网公司一名主管招标采购的项目经理,事先与电气公司约定事成按中标金额一定比例收取提成,短短三年时间内20余次收受中标企业贿送的2700余万元好处费。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布的任悟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揭开了这一“电老虎”巨额受贿落网的内幕。


电气公司账面现蹊跷咨询费


1981年出生于北京的任悟成,于2010年起的四年间历任国家电网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网国际公司)招标事业部三级项目经理、国网国际公司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资公司)招标采购管理,专门负责公司对外招标采购事务,并参与采购文件编制和评标工作,对招标采购有一定的话语权。


任悟成明白招标部项目经理和招标采购肯定是个肥缺,他决定抓住这个发财的机会。但如何在招标过程中掘金呢,任悟成为此着实动了一番脑筋。


2011年初的一天,北京某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公司”)总经理张亮向董事长徐明汇报,说国家电网有一个标,拿下来需要给人家合同金额一个点的好处费,如果不给这个标就拿不到。徐明当即表态只要能把标拿到手,实在不行就给吧。



徐明事后获悉这个索要好处费的人就是任悟成。事实上,这只是任悟成若干次向电气企业索要提成的一个例证。卷宗记载,像这样公然向企业索要提成的情况,仅在北京公司身上就发生了20余次,金额达到惊人的2700余万元之巨


翻开卷宗,我们惊讶地发现,在长期的业务联系过程中,任悟成竟然与北京公司之间达成默契,直接约定提成比例,从而将本应公事公办的招标事项变成了明目张胆的权钱交易。


到后来,北京公司直接规定国家电网项目按照中标额提取3%的咨询费作为销售费用(之前有个别标是按5%支付提成)。这样,只要北京公司在任悟成的帮助下中了国家电网的标,公司就会立马兑现约定的提成,按约奉送提成便成了北京公司例行公事的事儿。


“每次北京公司在国家电网中标后,我就会按照中标金额算出应付任悟成的提成比例向领导汇报,领导会安排销售部内勤杨婕填写借款凭证,经领导签字后去财务部资金组办理取钱手续。”北京公司销售部长杜先花事后说。


杜先花称,其所在的销售部门先以招待费、咨询费、技术服务费的名义从财务部门借支现金支付给任悟成的好处费。由于送出去的钱没有发票,杜先花就让下属找了四家咨询公司,通过向北京公司开具咨询费或技术服务费等发票的形式冲抵借款。就这样,为了将奉送给任悟成的提成在公司入账,北京公司的账面上就有了一笔笔蹊跷的咨询费。


帮电气公司三年中标20余次 “提成”2700余万


刘义刚和任悟成是同学,两人关系不错。刘义刚称自2011年5月起一年多的时间里,其受任悟成委托先后17次帮任悟成取钱。刘义刚称每次杜先花和他电话联系后,他就开着自己的黑色捷达车去约定地点取钱,每次的钱都是用纸箱子装着并用胶带密封好,他原封不动交给了任悟成。杜先花通过这样的方法,一年多就先后17次向任悟成奉送提成2471万元。


2013年下半年,物资公司在每年计划批次之外追加了一次投标,直到第二年年初才公布中标结果。2014年2月的一天,杜先花约任悟成吃饭,说到北京公司要给相关专家评委支付有关费用,问任悟成能否将所有组合电器按照1.5%的比例提成,然后将提成中的0.5%返还给北京公司,任悟成表示同意。


2014年第一批招标开始,北京公司出台不能大量借支,要由代理公司以转账的形式支付咨询费的财务规定。杜先花遂让任悟成找个代理公司,由其将当次提成款直接转给代理公司。后来任悟成提供了江西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传媒公司)的营业执照和账号,杜先花写好代理协议加盖北京公司销售部公章交给任悟成,任悟成又将盖有江西传媒公司公章的代理协议交给杜先花,之后杜先花将收到的江西传媒公司的咨询费发票及协议交给公司财务办理了转账手续。


杜先花称这次追加投标北京公司组合电器产品中标金额约2160万元,杜先花于2014年3月底按照中标金额1.5%的提成比例加上7%的税款计算,共给该公司转款34.6万元,其中任悟成得到好处费22万元。一、两天后,任悟成打电话给杜先花说钱已收到。


2014年2月底,北京公司在国网当年第一批次开关柜产品中标金额3036万元,组合电器产品中标金额5971万元,断路器产品中标金额186万元。一个多月后,公司财务给江西传媒公司转款含税款约170.8万元,其中送给任悟成的好处费是129万元。任悟成收款后,向杜先花返还了30万元,徐将钱交给了公司。



两个月后,当年第二批次中标结果公布后,北京公司开关柜产品、组合电器和断路器产品分别中标金额5863万余元、7370万余元和991万余元。6月初,北京公司财务向任悟成分别转款含税款共275.6万元,其中任悟成好处费221万元。十余天后,任悟成向杜先花返还30万元,徐将钱交给公司。


杜先花事后证实,在北京公司投标过程中,任悟成会告诉其投标时的注意事项,并提供所投标产品的购买记录,告诉其有哪些厂家参与了公司所投标的项目,以及每次评标的专家组组长大致人选和评标专家的大致范围。此外,任悟成还会对杜先花指导公司投标报价,让公司尽量报准一些,确保顺利中标。在评标阶段有的专家对北京公司不了解,任悟成就着重给专家介绍北京公司及公司产品。而每次评标后中标结果公布之前,任悟成会提前告诉杜先花中标结果以及评标期间专家对该公司的评价意见等。


杜先花称,从中标金额上看,自从给任悟成按比例提成后,北京公司的中标金额增加不少。后来杜先花获悉任悟成不负责北京公司投标产品时,任悟成表示自己还在招标一部,北京公司的投标产品还由自己的部门负责,自己还能继续为北京公司提供帮助。


巨额赃款购置房产  一朝事发获刑15年


任悟成事后供述了巨款的去处,其收款后将约2500万元交给其母邢某某保管,由其母用来投资理财及购买房产,但他没有告诉母亲钱款的来源。


经过查看银行账户明细,2011年4月起的三年间,邢某某分106次,共向自己的银行账户存款2624.63万元。在此期间,邢某某用该款进行投资理财,以其母子的名义分别在北京、成都、海南等地购买了七套房产,购房款达2200余万元。


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人任悟成身构成受贿罪,遂判决:被告人任悟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1000万元;侦查机关扣押在案的赃款1862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封的二套位于北京的房产在依法处置后,责令任悟成退赔违法所得932万元,剩余部分抵缴罚金。


【检察官点评】


本案被告人任悟成因招标采购案发。招标采购是指采购方作为招标方,事先提出采购的条件和要求,邀请社会上众多企业参加投标,然后由采购方按照规定的程序和标准一次性从中择优选择交易对象,并提出最有利条件的投标方签订协议,整个过程要求公开、公正和择优。


曾被广泛赞誉为“阳光法案”的《招标投标法》实施以来,对规范招标采购市场竞争无疑发挥了重要作用。公开招投标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引入市场公平竞争机制,规范市场交易行为,预防权钱交易及商业“潜规则”等腐败行为发生。


然而透过本案,我们看到,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巨大利益诱惑驱动下,招标采购领域依然存在腐败问题,如何从根本上遏制工程招投标的腐败现象,值得我们深刻思考。


分析本案发生,被告人任悟成法纪观念淡薄,道德防线失守是主要原因,但案件同时也暴露出有关国有企业在招标管理方面存在漏洞,缺乏对招投标有关权力的监督和制衡机制。针对上述问题,创新招投标监管机制发展新举措,建立新型综合性招投标集中交易平台,打造阳光工程,从源头上遏制工程招标腐败发生就显得迫在眉睫了。


据电老虎网的了解,近几年,国家电网公司正不断加大对供应商的处理力度,重拳打击质量、受贿等行为,确保招投标的公平性。


*来源:吴江检察院发布、电老虎网,版权归作者所有;如侵联删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